BTCV高分资讯 > 数字货币 > 在阅读了比特币矿工模式变化的历史之后,谁将

在阅读了比特币矿工模式变化的历史之后,谁将

作者:高分资讯来源:高分资讯 数字货币 2020年07月04日

所有的矿工都在为如何优化采矿机器的性能和提高生产率而竞争。目前,比特兰和比特微并驾齐驱,但比特兰的内讧为这种局面埋下了许多变数。

原标题:《4 张图读懂比特币矿商 8 年兴衰与变迁》

作者:黄

6月16日,BitMEX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名为《比特币矿霸之战》的报告,该报告回顾了六大采矿机械制造商在过去八年中的竞争和模式变化。

从2012年底开始,首先宣布进入蝴蝶实验室进行比特币专用集成电路开矿机的研发,到第一个发布第一台专用集成电路开矿机的建安云志,然后带领国家从冉冉升起的新星比特兰,到抓住机会瓜分市场的黑马比特微.比特币世界中当之无愧的矿业暴君留下了一个生动的传奇。

目前,比特兰和比特微暂时并驾齐驱。然而,比特兰的内部冲突为这种情况埋下了许多变数。

矿工模式的转变:云志建安不仅是“第一区块链”,也是世界上第一家专用集成电路矿山机械制造商。

比特币推出仅四年后,即2013年1月,嘉安云志发布了第一款专用集成电路采矿机——阿瓦隆一代,揭开了比特币的序幕。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

图1五大采矿机械品牌的采矿能耗变化。资料来源:官方网站miner,由BitMEX Research制作,截至2020年6月的数据

得益于创始人“南瓜张”高超的技术,次年阿瓦隆采矿机的功耗从第一代的5000J/t下降到第三代的1250J/t,能效比提高了四倍,使阿瓦隆采矿机在诞生后的第一年半时间里一直保持技术领先。

有趣的是,阿瓦隆的诞生具有“时代造就英雄”的含义。

2012年,美国蝴蝶实验室和中国烤猫采矿机创始人姜欣雨先后宣布研发专用集成电路采矿机,在比特币世界引发争议。

据《南瓜张》说,他嗅到了比特币垄断的危险,而“为了世界和平”,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专用集成电路采矿机的研发中,只为建立一个帝国。

“发起人”蝴蝶实验室因研发困难而陷入投资者权益保护危机。2014年,应美国法院的要求,蝴蝶实验室最终关闭。

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中国矿业品牌,如比特兰蚂蚁矿业机械,依靠华强北的硬件产业链而诞生。

然而,由于出生的不及时,2013年底货币价格的大幅下跌拦截了采矿业新出现的创业潮。在明年的汇价横盘中,包括烤猫在内的大量采矿机械制造商纷纷退出。

“2014年底,我们经历了最艰难的时期。”"如果价格继续下跌,Bitland可能会倒闭. "比特兰的两位创始人吴和詹克端后来都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然而,在熊市中难以支撑的比特币,已经开始呈现出矿业霸权的气质。

从2014年7月到11月,比特币快速迭代了3台比特币采矿机,采矿效率从第一代的2160焦耳/吨提高到490焦耳/吨,提高了4.4倍,成为市场上最好的采矿机。这样,蚂蚁采矿机的市场份额逐渐超过了建安云志,并在2015年至2018年间长期领先市场。

据统计,在2017年牛市的高峰期,比特币的市场份额一度达到75%。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

图2四大矿商的市场份额变化。资料来源:比特大陆招股说明书、建安知止招股说明书、比特微路演PPT、制作:比特MEX研究

然而此时,未来最强的竞争对手——神马矿业机械的制造商——比特微公司已经加入了战场,并通过神马M3获得了相当大的市场,几乎相当于云志嘉安和亿邦科技。

从图1可以看出,自2018年以来,采矿机械制造商加快了迭代采矿机械的步伐,蚂蚁采矿机械的性能优势经常被神马和核心采矿机械超越。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

图1五大采矿机械品牌采矿效率的变化

就市场份额而言,BitMEX Research的数据显示,除了建安云志和Bitmail之外,Bitland、一邦、新东甚至利基品牌采矿机的市场份额一直在萎缩。最明显的是,比特币的市场份额下降到45%,而比特币的市场份额从10%上升到35%。

对于这种“权衡”,市场普遍将原因归结为比特币的进步和比特币的倒退。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

图3三年来比特梅克斯矿山机械销量。资料来源:比美研究公司对比美公司代表艾尔莎赵的采访,由比美研究公司制作

吴多次表示,公司2019年“失败”是因为当时詹董事长的任性使用,包括采矿机械的市场定价不合理和销售策略不当,导致一些大客户转向竞争。

除了管理问题,一些批次的蚂蚁17系列采矿机也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这反过来影响了它们随后的声誉和销量。

根据《奥迪亚利星球日报》此前的报道,今年4月底,一群蚂蚁采矿机的买家透露,他们遇到了大量的“问题”采矿机,问题集中在由于散热器的位移导致的计算能力下降。据统计,“受害矿工”购买的采掘机平均数量为1000台,损坏率高达30%,而“问题采掘机”的数量高达11000台。如果一台采矿机器的购买价格是10000元,矿工遭受的损失可能达到数千万元。

2019年,另一个重大事件发生在矿工身上,——嘉安上市,这使他们能够从公开市场筹集资金。与此同时,他们还不得不应对二级市场上由行业和企业波动引起的波动。

在建安云志对首次公开募股的影响的第四季度,采矿机械市场停止了大踏步前进,转而走下坡路。我们可以从整个市场的几个公开数据中看到一两个。

下图显示了建安云志自2017年以来的季度收入。自2019年第三季度达到峰值以来,建安云志的销售额开始下降,甚至在2020年Q1跌得像个悬崖,与2019年Q1的汇率跌至3000美元的低点相当。

一文读懂比特币矿商格局变迁史,下一个矿霸会是谁?

图4:建安知止自2017年以来的季度收入,单位:百万美元,资料来源:由比美研究公司编制的《建安知止财务报告》

主要原因是货币价格受到疫情和全球经济的影响,而直接原因是比特币下跌了一半,3.12大跳水吸了血,导致更多的矿商无法如期回到资本市场,那么为什么要谈恢复投资呢?

谁将是下一个矿霸?目前,矿山机械行业整体上呈现出“销售疲软”的趋势,所以不要认为在这种背景下矿工们正在“失去一切”。相反,在这个时候,竞争更加激烈,而且由于Bitland的内讧,整个采矿机械市场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去年10月,吴以非常规手段获得了比特兰公司法人和董事长的职位,引发了长达半年的内战。直到最近,詹克端才以法人身份回来,双方势均力敌,互不让步,这使得内战影响了核心业务——采矿机的生产、销售和客户服务。

目前,詹占据着矿山机械的供应链,但不控制财务。因此,詹在一周内收回现金流,暂停向原客户(向吴付款的客户)发货,低价出售库存的采掘机。

据《武朔区块链新闻》报道,詹正在以104元/吨(市场价格:110元/吨)的价格销售约14000台T17系列采煤机。如果实施成功,现金流将达到8000万元左右。不仅如此,詹还将进一步低价出售期货采矿机。

如果采矿机成功上市,将增加整个网络的难度,稀释现有矿工的利润,并进一步延伸回这个周期;另一方面,金川推出的低价策略也将吸引潜在的市场买家,这将给其他矿商带来压力。

这种压力会持续多久?Bitland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分裂成两个阵营吗?这将大大削弱该公司的实力,并给对手提供机会?恐怕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几年来,各种各样的矿商一直在竞争优化per

如果这艘大船Bitland能够平稳运行,这两个强大国家的局面可能会持续下去。

参考:

比特币矿业霸权之战,比特币研究,2020年6月16日

矿业春秋:比特和皇帝排名,新西兰元死亡,星球日报,2018年6月14日

采矿机械发展历史,波场TRON,2020年3月21日

“昨天在比特兰发生了什么”系列,武朔区块链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

标签: btcv